正文

中国人眼中的美,在浩瀚壮丽的大自然中,一缕春风、一池荷花、一片落叶、一场雪都有着不可方物的美。春华秋实、自然四时之变更是唯美至极,于是连同那萧瑟冷寂的冬天在国人眼里也是独具风情。诗人祖咏的《终南望余雪》“终南阴岭秀,积雪浮云端。林表明霁色,城中增暮寒。”就将冬天那满目银装素裹的世界呈现在了我们面前,“晴日”与“城中暮寒”的关系,挟带浓重诗意的美感也就由山头一抹荠色开始,深深温暖着人们的心。

翡翠雪花棉-玉雕名家

玉雕名家 作品《瑞雪》

说到冬天,当然离不开雪,雪是冬天的灵魂。当那洁白的雪花纷纷扬扬撒落人间时,万木凋零,百花沉睡的萧瑟之景就被蒙上了一层诗意,于世人而言就有了“忽如一夜春风来 ,千树万树梨花开”的美丽惊喜。 所以在古人眼中,雪为天瑞,是吉祥的预兆。

翡翠-玉雕名家

▲玉雕名家 作品《瑞雪》细节图

在作品《瑞雪》中,玉雕师就巧用翡翠雪花棉来展现冬日飘扬的雪景。翡翠中的石棉飘飘洒洒如雪花纷飞,点染着清远幽渺之意境。高士乘马车行于山径,画面宁静悠然,却满是祥瑞之兆:上有飞龙在天,正契合《周易》九五爻辞,利见大人,大吉大贵;下有南山不老松,寓意安康长寿。

独钓寒江雪-玉雕名家

▲玉雕名家 孙永 作品《独钓寒江雪》

雪为白,白为空,白雪这一意象为人们提供了一个空无的世界,一个静的空间。玉雕大师孙永的作品《独钓寒江雪》就极具空虚、荒寒的禅境之意。他借白如珂雪、润如凝脂的和田玉雕琢,以写意刀法刻江河远山、渔翁苇荡,除此之外便是大面积留白的江水,一览无余之下,柳宗元笔下那个“千山鸟飞绝 ,万径人踪灭。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”的《江雪》世界便呈现我们眼前。整个画面虽未刻画雪景,但化繁为简的构图却让寒冬之意更甚,让人有身临其境的真实,又有超乎象外的诗意。

和田白玉-玉雕名家

▲玉雕名家 作品《踏雪寻梅》

雪以单一的纯白,创造着气象万千的奇景,在玉雕那平和、澄澈和幽深的雪景中,人们的精神也得以到达空明无滞碍的世界,而皑皑白雪中的艳艳的红梅却又为整个冬季增添了一抹温情。此件《踏雪寻梅》正面留白,采用极简的线条勾勒,以渐变叠加的手法,渲染大寒时节千山一白的层层堆积的皑皑雪景,非完美无瑕玉料不能为之。玉牌的主画面则大胆的放于玉牌侧面,借玉之原皮为红梅一枝,依势长出,俏丽有姿,寒梅疏影横斜,暗香浮动,大有诗意,可谓文气十足。

和田白玉-玉雕名家

▲玉雕名家 作品《踏雪寻梅》

在玉雕师营造的冬景中,诗情画意透过那一刀一刻款款袭来,如清雅的梅香般穿越天地的帘幕,隐约在冬夜里飘散开来时,突然发觉一草一木在雪中依然有着春天般的可爱。就如诗人自居易的《早冬》所言:“十月江南天气好,可怜冬景似春华。霜轻未杀萋萋草,日暖初干漠漠沙。老柘叶黄如嫩树,寒樱枝白是狂花。此时却羡闲人醉,五马无由入酒家。”

雪梅-玉雕名家

▲玉雕名家 作品《踏雪寻梅》

在寒冷萧索的冬天,空闲之余围炉而坐,手执一枚温润的玉石,随手把玩,这时候呈现于人们眼前的不再是五彩斑斓的世界,而是单纯朴素之景。人在这样的氛围中,仿佛纷扰的尘世远去,喧嚣的声音荡尽,时间凝固。于是寒冬也有了暖意。

这里是玉雕名家,摸不着的传统文化,看得见的玉雕作品,关注我们,了解更多有趣的玉雕知识,欣赏精美玉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