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

苏轼有首诗云:“罗细无纹角浪平,半丸犀璧浦云泓。午窗睡起人初静,时听西风拉瑟声。”这种文人气质浓郁的生活方式,于闲逸午后,西窗之下,绿意婆娑间,摊展宣纸,研墨濡笔,文案上触目所及皆是雅玩,此时,当可物我两忘,抛却俗念,沉浸于自己的精神世界之中,任凭思绪驰骋,如此腕底自有鬼神。

和田玉笔洗-玉雕名家

玉雕名家 作品《笔洗》

可以说,文人藏家的生活处处透着点精致的味道,对于文案之物更是不愿随意处之。于是除了传统的“文房四宝”以外,配之以雅致的家具及文玩器物,随时把玩,就成了一种读书创作以外的雅趣,有时候甚至比读书之事更为重要。读书遇到困惑之处,写作没有灵感,又或是心情烦乱,俯身案前,独对或者把玩一番这些藏品,便有了天高地阔、无古无今、无我无物的境界,物趣意味凸显,而趣字从来最有益身心。

南红笔筒-玉雕名家

▲玉雕名家 作品《笔筒》

中国人的智慧和才情都藏在于一方文房天地中。这些自秦朝就开始出现的文房雅玩,不仅种类众多,有笔筒、笔搁、笔洗、镇纸、砚台、印章等四十余种,而且材质也极为丰富讲究,包括金、银、铜、玉、瓷等等,品类繁多,不一而足。不过受到文人好玉的影响,以及明清时期玉雕工艺的空前发展,所以文玩界一般以玉雕琢的文房器皿为最雅之物。玉石本身就有着文人君子的气质,置于文案之上,自是儒雅的文人风骨。

和田玉青花-玉雕名家

▲玉雕名家 作品《笔搁》

这也难怪古往今来以玉雕琢的文房器皿成为人们钟爱的文房雅物了。以摆设为主的文房玉雕雅物,虽没有以佩戴为主的玉饰那样价值高昂,外观华丽。但其造型简约,风格清新,没有太多庄严肃穆的感觉,却在平实和精细中透达出浓郁的书卷气息和文人情怀。玉石的古拙质朴,蕴藏着浓郁的文艺情调,设于书房文案之上,颇有“风景这边独好”的文人意趣。

翡翠镇纸-玉雕名家

▲玉雕名家 作品《镇纸》

文房玉雕雅物集材质、工艺于一体,玉雕师因材施艺,在制作上精雕细琢、穷工极巧,小小一方把玩的玉器,往往凝聚着其某种自然延伸的情趣和智慧。作为雅物的玉石被赋予了太多的灵性。玉雕师专注的雕琢,与其说是雕琢玉,倒不如说是雕琢时光、心灵和生命。而文人藏家们对文房玉雕雅物的这种偏爱,或许已经不再是对玉的品相、质地的单纯鉴赏了,或许是对砚的精神、砚的文化的深度体察。就如今人张中行先生所说:“我多年来集砚,所得有唯物、唯心两面,物是置于案头之砚,心则寄托了闲情。”诚哉斯言。

南红印章-玉雕名家

▲玉雕名家 作品《印章》

畅游于文房雅玩之中,品悟玉雕师刻刀之下的文房玉雕,可以于宁静中透出闲适,于闲适中闪着智慧。这里是玉雕名家,我们有风格各异的玉雕大师,有海量精品玉雕,如果你也热爱玉雕文化就加入我们吧,同我们一些传承玉雕艺术之美,感受传统文化的魅力。